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2021-03-30 11:06 出处:福建新闻网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作者:李伟雄

【功臣简介】郑元舞1962年9月出生,龙岩市永定区人。1980年10月入伍。分配到福州军区汽车三十四团四连任驾驶员,平时认真学习驾驶专业技术,修理技术,1984年4月老山、者阴山战役打响,同年7月连队战备执勤,接上级命令,汽车三十四团调配150部汽车(驾驶员)陪伴福州军区二兵一团参加老山、者阴山战役,当天进入紧急战备,50个驾驶员分配到工兵一团各个连队,郑元舞被分配到工兵一团九连(工兵连),接上级命令,全团修筑一条通往老山主峰1公里全程共14公里的公路,1年内修筑完成,有效地保证老山主峰弹药的运输,物质供给和伤员后运等任务的胜利完成,当时老山主峰脚下敌人的炮火和特工的袭击干扰,需分开挖土石,面临着修路的危险,炮火的危险,越南特工袭击的危险,随时都会牺牲的巨大危险的情况下,修筑一条通往老山主峰的战备公路,郑元舞所在工兵一团九连(工兵连)完成了任务,为随后第二年,1985年9月9日在收复老山的战斗中,铺平了通向胜利的道路。郑元舞也用自己的高超的汽车驾驶和修理技术,巧妙迅速地躲过敌军炮弹的袭击,战后,昆明军区授予他“三等功”。

■ “我只是战争年代一名很普通的战士,抛洒热血、守住阵地、保家卫国,甚至牺牲,这都是一名军人应该做的。”

■ “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我不是什么英雄。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能活着走下战场就是最好、最高的待遇,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他们继续为祖国奉献力量。”

■ “我现在享受的待遇以及曾经获得的荣誉,都是战友们用鲜血换来的。如果我沾国家的光,做了损害人民利益的事,那就忘记了自己在党旗下立下的誓言,背叛了牺牲的战友、背叛了自己的初心和使命。”

记者在采访当年参加老山和者阴山战役的龙岩市永定籍老军人郑元舞时,他说了以上的话。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郑元舞   摄影 李伟雄)

30多年前,数千人的鲜血和躯体洒满了这座山峰。如今山顶山谷中仍散落着战壕、暗堡和武器残骸,只是已成为了半开放的游览点,人们可以穿过恐怖的雷区,登上它那曾经令无数人惦念和心痛的顶峰,眺望更遥远的山峦。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从那些全副武装的年轻军人脸上,可以看出风餐露宿的痕迹,也可以看到满脸的自豪和严肃。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直轮流守护在这里,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是山头一直在,精神也一直在。老山,位于我国云南省的中越边境,从远处看,老山很美。30多年前,它被一场长达5年的战争毁得满目疮痍。今天它已经呈现和平的宁静。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拯救全班战士

1985年9月9日凌晨,收复老山的战斗正在紧张地进行。枪声、炮声、地雷爆炸声隆隆震响,大地在颤抖。此时,在通往主峰的21号高地前面,突然”哗”地一声巨响,一堆泥石流直接冲垮了战士们的油毡房,战士们立即拿起枪支提着马灯撤出油毡,向全连官兵发出紧急信号.当八班长杜银生冲进自己的帐篷叫醒战士们起床时,猛兽般的泥石流从百米高的山坡上直冲下来,穿越战士们的营区,卷走了没来得及撤出的七班,八班,班长杜银生也和战士们一起被泥石流冲向了近百米深的盘龙江.八班隔壁的郑元舞所在的驾驶班被泥石流覆盖无法脱身,被泥石流冲向了百米深的盘龙江,全班战士无法脱身,在这万分危急之际,郑元舞战士急中生智在黑暗中操起螺丝刀,使劲将帐篷划破了一道口子,全班战士夺口而出,用了整整三个小时,一个一个向上爬出,这样才保住了生命,郑元舞当时伤势较重,最后全班战士死里逃生。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火线入党

有一次郑元舞接到连队任务,运送伤员到后方医院,返回连队时顺路运回物资,弹药,汽车必须经过老山危险地段,自7.12战役后,我军的主要运输线就只有这一条通道,然后沿盘龙江经猫猫跳,船头从老悬坡到猫猫跳,16公里弯曲环绕山路完全暴露在越南的视野里,大部分时间都不能通行,夜间不能开灯光,只能趁早晨雾大时通过,尤其著名的阵地“三道拐”的地方高度差不多一百多米的三个回头弯,被称为死亡路段,突如其来的炮弹会顷刻间随时砸下来,当进入“三道拐”时,汽车突然发生故障,车上有弹药,物资还有送伤员的几位战士,在万分危险之时,根据平日所学的汽车知识,郑元舞马上判断故障原因,立即停车,一分钟左右不到就迅速排除了故障,说时迟那时快,汽车发动马上继续前进驶离危险地段,走了不到一百米,一声巨响,战士们回头望去,就在刚才汽车停车位置一枚炮弹爆炸,车上人员一身冷汗,有惊无险!稍微迟一点大家就牺牲了!回到连队后大家向连队报告了情况,战友们心情都一样,多亏郑元舞平日勤学苦练,善于钻研汽车修理技术,及时排除汽车故障,最后车上所有的物资和人员都安全返回了连队。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全连庆祝大家平安归来,并为郑元舞举行了火线入党宣誓仪式。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成长历程

1962年,郑元舞出生在龙岩市永定区一个农民的家庭里,有兄弟四人。

1980年10月,从永定城关中学毕业的郑元舞和许多适龄青年一道,应征入伍了。他们穿上了崭新的绿军装,高高兴兴地乘着火车,沿着滇黔铁路来到了春城昆明。从此,在郑元舞的生活道路上,开始了崭新的一页。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在新兵连短期集训之后,郑元舞被分到了解放军工兵一团工兵连九连汽车连。九连,是一个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英雄连队。解放战争时,九连的老前辈浴血奋战,功勋卓著,曾荣获了上级授予的“攻如猛虎”的奖旗和“猛虎连”的光荣称号。而今,自己也成了“猛虎连”的一名战士,这叫郑元舞怎能不感到骄傲和自豪呢!啊!多年来的梦想,今天终于成为现实了。小郑感到,自己的身上,仿佛注入了新的生命活力。

连队点名了,连里的同志们发觉,这个身材魁梧的从农村来的兵不简单。他以自己的聪敏和机灵,渐渐地在各方面冒尖了。踢足球、打排球,他是主力队员;唱歌、教歌、写稿子、出墙报,他是能手;学文化,他是受人欢迎的小教员;他还爱看小说,会摄影。就是平时战士们在一块儿比“斗”,郑元舞也是一名猛将,一个人能斗败三、四个人从几个方向同时发起的攻击。没多久,连队干部就得出结论,这个大个子兵是好样的。连队紧张的军事训练开始了,郑元舞就像“小老虎”一样有生气、有进取心。他以高昂的斗志,冲过了一个个难关。然而,什么事情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连队第一次打靶,郑元舞八发子弹才打了二十多环。那天,望着靶场前方的靶子,小郑黑亮的眼珠上蒙上了一层羞辱的泪水。他紧握钢枪,下决心要练好射击技术。打那以后,每天训练时,他总是用心地去学习、钻研。他还十分注意观察老兵怎样瞄准,怎样击发,点点滴滴的经验,他都不放过。每天的课余时间,别人休息了,无论烈日当顶,还是风沙扑面,他总要坚持练上几枪。功夫不负有心人,小郑的射击技术很快有了提高。半年之后,他的射击成绩在全连冒尖了。冲锋枪、轻机枪射击都获得了好成绩。班对抗射击比赛时,他不仅自己能消灭全部目标,而且还能对其他同志进行火力支援,在刻苦练习枪法的同时郑元舞也在刻苦钻研学习汽车驾驶和修理技术,汽车修理技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于是便有了刚才一分钟战地修理好汽车故障有惊无险的一幕。

微风吹动着崎岖陡峭的山路边一棵棵孔雀杉的树梢,未散的硝烟仍在山林间飘荡。山道旁,三、五成群的战士们一个个向着郑元舞投去了崇敬的目光。“郑元舞!郑元舞!”战士们在心底轻声呼唤着这英雄的名字。是他,用自己的娴熟驾驶和修理技术和奋不顾身忘我的精神,铺平了我军通向胜利的坦途。战后,昆明军区授予他“战斗三等功”的荣誉称号。

踏雷辟通路 热血洒老山 ——记中越自卫反击战“功臣”郑元舞

(王直将军题词“再立新功”勉励)

2021年初春的一大早,记者看望郑元舞。谈起那些长眠于边陲的战友,郑元舞潸然泪下。

“我只是战争年代一名很普通的战士,抛洒热血、守住阵地、保家卫国,甚至牺牲,这都是一名军人应该做的。”

“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我不是什么英雄。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能活着走下战场就是最好、最高的待遇,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他们继续为祖国奉献力量。30多年来,我亲身感受到国家发生的喜人变化,国家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这些是对英烈最好的告慰。”

“我现在享受的待遇以及曾经获得的荣誉,都是战友们用鲜血换来的。如果我沾国家的光,做了损害人民利益的事,那就忘记了自己在党旗下立下的誓言,背叛了牺牲的战友、背叛了自己的初心和使命。”

句句话语,风骨铮铮;片片深情,初心熠熠。

郑元舞,一位老山老英雄,一座时代的精神丰碑。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